猫律师网

一位抗战老兵的葬礼

34人参与 |  2020年02月17日 21:18|  作者:   |  评论:0
  摘要  

  中新社石家庄2月17日电 题:一位抗战老兵的葬礼   作者 张帆   又一位参加过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、抗美援朝的老兵走了,享年91岁。 图为老兵刘贵如解放战争时期的戎装照。张帆 摄   老兵名叫刘贵如,1929年生,山西省原平市人,15岁参军,从基层战士做起,随部...

  中新社石家庄2月17日电 题:一位抗战老兵的葬礼

  作者 张帆

  又一位参加过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、抗美援朝的老兵走了,享年91岁。

一位抗战老兵的葬礼 新闻资讯 第1张 图为老兵刘贵如解放战争时期的戎装照。张帆 摄

  老兵名叫刘贵如,1929年生,山西省原平市人,15岁参军,从基层战士做起,随部队转战南北,荣立一等功一次、三等功一次,离休前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某干休所所长。

  2月14日,河北省会石家庄天气十分寒冷,下起了雨夹雪。下午四点半,正在该市抗击疫情基层一线忙碌的老兵孙女刘妍的手机突然响起,是家人打来的。还未接起电话,刘妍的泪水已经盈眶,医院此前已下过两次病危通知,爷爷的离开,她早有预感。

一位抗战老兵的葬礼 新闻资讯 第2张 图为老兵刘贵如生前荣获的“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”。张帆 摄

  老兵晚年罹患阿尔茨海默症,住院治疗多年,根据医院防控疫情需要,只允许一位家属从旁照料。今年春节,除了老兵的儿子、女儿,孙辈们都没能见到老人。

  老兵走时,两位外孙也都正在各自单位按照疫情防控需要紧张工作。大外孙杨滨从小和老兵一起生活,爷孙感情很深,得知姥爷永远地离开了,杨滨泪流满面,他心里无比遗憾,没能看姥爷最后一眼。“医院的防疫规定,我们得遵守。”杨滨说。

  当夜,老兵家中摆放了老兵年轻时的黑白照片,未设灵堂,一切从简。除直系亲属外,家属并未通知其余亲朋好友。老兵的孙辈们因为基层一线防疫任务重,均未能守灵。老兵生前所在部队领导对家属进行了慰问。

一位抗战老兵的葬礼 新闻资讯 第3张 图为老兵刘贵如生前荣获的“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”。张帆 摄

  2月16日一早,老兵的遗体火化。根据石家庄市殡仪馆的规定,疫情防控期间,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。火化时,只有老兵的3个子女参加。“中国人讲究百善孝为先,但现在是疫情防控的特殊时期,作为军人家属需要服从大局,相信父亲能够理解。”老兵的儿子刘旭峰说。

  火化完成后,老兵的骨灰被直接送往陵园。抵达时,墓已提前挖开,放入骨灰盒,家属每人三锨土,三鞠躬。安葬过程只有半小时,仅直系亲属10人送行。

  封土时,家属泣不成声,在苍松翠柏中,老兵结束了戎马一生。老人弥留之际已经昏迷,没有留下只言片语,留给家属们的是挂满军装的各种荣誉勋章和无尽的追忆。(完)

来源:互联网, 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删除(扣扣号:185#0792#13去掉#号)